——透明flash代码——
——透明flash代码——
终南圣地  |   终南高僧  |   茅棚  |   终南文化  |   终南禅茶  |  
 
一位瘦到只剩骨架的老人,竟然蕴藏着一种惊人的力量,拼却一生就是为了守住这一方道场

www.sxfojiao.com 发布时间:2019-10-15 文章来源:陕西佛教网 阅读:306次 【字体:

作者  贺怀民 

老僧拼一生,只为守此寺

   这几天在厦门参加佛事展(标称是“中国厦门国际佛事用品展览会”),这个已经坚持了14年的垂直领域展览会,充分展示了宗教文化的庞杂多彩。可以这么说,经过近两千年的融合与改造,佛教自身的博大精深,在中华大地上生发出来的文化形式,既有其雍容典雅、美仑美焕的一面,同样也有愚昧迷信、烟火尘俗的一面。徜徉在漫无边际的展场,时而如入佛国,时而却似鬼域,十法界万象森罗,令人感慨不已。
此次在厦门的另外一个收获就是,能有机会与双林寺的定宏法师从容交流。双林寺是闽东山区的一个小寺院,只有两位比丘尼师父长住,因地处偏远,故环境清幽,除了周边的山民与茶农,少有游客与信众到访,是个清修的好地方。当然,双林寺能保持基本生活的维持,主要原因还在于两位师父对外交往的渠道还算畅通,有其他寺院与居士的支援与护持,再加上俗家时的一点积蓄支撑。

 二位法师介绍,在当地,有许多小寺院的师父,其生活水平长期滞留在贫困线以下。有一次,他们在一处残破的小寺院,见到一位年迈的老僧人准备用已经长绿霉的大米煮饭,两人心里实在不忍,买来新米换走了那些霉变的陈米,还要不停地给老师父解释:我们不会浪费这些米的,回去淘洗一下,可以喂放生池中的鱼。还有一次,当二位师父在山民的指点下,绕过七沟八坎,终于见到一位在山里住了许多年的僧人,对方见了他们,潸然泪下,说许多年都没见过穿大褂的人了。
  这一类事听多了,我常会以世俗的思维方式去想,这些在大山与乡村里过着贫困生活的僧人,他们坚守的意义在哪里呢?能不能用移民搬迁扶贫的方式来解决他们的生活困境呢?直到有一年,在秦岭南边的一处寺院,我遇到了这样一位老僧人……
  老师父住的寺院,历史可以上溯至唐朝,曾经也是大盛一时的寺院,在岁月的沧桑中逐渐衰败,直至十年内乱时,僧人被还俗驱离,只有他一直守在寺院里。几年前,承某大护法所托,来考察一笔援建款项的落实情况,见到了这位老师父。
   那时,老师父已经年逾八十,老迈不堪,加之缠绵病榻多年,瘦骨嶙峋、肤色惨白。听说有远客来,老师父还是撑起精神从卧室出来,一手拄杖,一手扶墙。本来就身体瘦小的老人,弯腰弓背,蜷缩得只有一点大,想要抬头看一下来访者的面容都非常费劲。见老师父这幅模样,我跪下顶礼时,眼眶潮湿,几欲泪下。

    当然,老师父明显不是那个身怀绝学的扫地僧,他甚至连一句囫囵的问好话也说不清楚,全凭旁边的觉华师父替他说了两句应酬的话。眼见着老师父站也站不稳,坐也坐不下,觉华师父就让人把他搀进去躺着了。我们几个人从那间昏暗、潮湿的房间出来,在山门口支了张小桌喝茶,听觉华师父讲这寺院的历史,讲这老师父的故事。山门口清风习习,又有香茶润口,那种压抑沉重的气氛也就很快消散了。觉华师父心细,说:“你把你裤腿上的土掸一掸吧,那屋砖铺地,老也扫不干净,你也就那么跪下去了。
  从觉华师父的叙述中,我大致拼齐了这位老师父的人生历程:很小就在这个寺院出家,在文戈独守寺院几年,也就像普通山民一样过着日子。当时的寺院,已经成为村里公用的地方,村民只是凭着记忆还知道这是和尚的地方,也因为老师父一直住着,也就勉强保持了寺院的大致范围与格局。当然,许多房子和田地都已经被人占了,如果没有老师父住着,估计也就瓜分干净了。
  落实宗教政策后,住在寺院里的村民就陆续搬走了,政府也给颁发了开放宗教活动场所证明,这唯一的和尚就成了寺院财产合法手续的拥有者。寺院的财产有了法律保护,寺院的交通也还算方便,常有信众与居士来烧香拜佛,但却一直没有僧人来。后来,当地一位有文化的年轻居士在一个大道场修学时,认识了觉华法师,因为都是女众,处得挺好,就一直怂恿觉华法师来这个寺院。觉华师父笑着对我说:“我是被她骗来的,来了才知道这地方空气这么潮,冬天阴冷难熬。寺院这么破,还有个常年患病的老人要照管。”
  不过,也正是因为老师父的原因,觉华师父才下决心留下来了。他说:“老师父一辈子守着寺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到老了却落个无人养老送终的凄凉结局。都是出家人,想想也心寒啊。”当然,要说老师父无人养老送终也不符合实情。宗教政策落实后,寺院的财产有了保护,也有当地信众来烧香拜佛,供养一点香火钱。县政府的一个宗教口上的L姓工作人员,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慢慢与老师父来往密切,主动照顾一下老师父的生活,最后还认老师父做干爹。在这位L姓工作人员的境界里,寺院也就是个挣钱的地方。于是,在他的努力下,寺院就建了一个偏院,里面几间矮房,除了供菩萨,还供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城隍、土地……大有一番三教合一的趋势。估计是本着“群众有什么样的宗教需求,我们就提供什么样的宗教服务产品”这种理念来的。
 即使是如此全面的宗教服务,偏院的香火也不见得就能旺起来。因为是到比丘尼寺院办事,我特意带了妻子同行。在我们喝茶说事时,她一个人就晃到了偏院,见那里有捐款的功德箱,想到觉华师父守着破庙,还要照管老师父的种种难处,就拿出随身带的几百元塞进其中一个箱子里。后来又怕师父不知道去取,回头再让贼偷了不好,就悄悄给我叮嘱了一声。觉华师父知道后,就说,还真是常有小毛贼来摸功德箱。我们一起去了偏院,见神像排排坐,前面各有一个功德箱。师父问投到哪个箱子了?我妻子就指了一个箱子,朝上一看,我就笑了:“你还真是天女下凡呢,和玉皇大帝有缘。”
离开寺院后,很多年都没见过觉华师父。奇特的是,一次,在某地的一个佛教研讨会上,我竟然邂逅了那位L姓工作人员——一个干瘦 黑黢的中年人,满脸堆砌着官场最底层人员的那种卑微与狡黠的笑容。在会间休息时,他急着来找我谈觉华师父霸占寺产的罪行,啰里啰唆地讲了很多,然后就被我客气地打发走了。后来,在慈善功德会的办公室,我遇到觉华师父,和他提起这件事,才有机会把整个故事续完整了。

公道地说,L姓工作人员当初也确实照顾过那位老师父的生活。不过,随着老师父年高体衰病多,他就越来越失去了耐心。觉华师父来后,看到这位比丘尼师父能量不小,能找来钱,还能招来人,他也很高兴。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位看着糊里糊涂,没几口气可喘的老师父,竟然在最短的时间里,配合办理了法律手续,将寺院的全套法律证书都过户给了这位新来的比丘尼师父。

觉华师父说,她与另外一名比丘尼师父一方面开始整修建设寺院,另一方面尽力尽力地照顾着老师父的日常起居生活,还要坚持每日早晚课,领众念佛……这样的日子过去几个月后,有一天,老师父对她们两个比丘尼说:“寺院是和尚的,我守了这么多年,就等着有人来接呢,看你们能住下去,就把手续转给你们吧。” 觉华师父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老师父平日里气若游丝,说话、吃饭都费劲,那几天却迸发出奇特的生命力,一步一步、从容有序地配合她们办完了所有的法律手续。他的精神状态在办完这件事后,也似乎好了许多。直到一天,L姓工作人员来到寺院,黑着脸,进门谁也不理,就冲到老师父房间,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大意就是老和尚骗了他,当年是答应把寺产传给他的,还说老糊涂让人骗了,看你死了谁埋你。过了几天,他又来了,又是大声吵骂,还是那些话。直到大家听到老师父痛苦的喊叫,赶过去才发现,这位L姓工作人员在激愤之下,竟然动手打了老师父。

一个高龄老人的身体,就像那快散架的破车,哪经得起这样的折腾。挨打不久,老师父就离世了。觉华师父安排完老师父的后事,还要应付这位L姓工作人员的捣乱与搅扰。L本来想着自己是当地人,又在政府任职,撵走两个外地来的出家人应该不难,没想到当地的居士都站在觉华师父一边,有一次来捣乱时,他被一个当地的老居士臭骂一顿,却不敢还口。因为他明白,这老太太是前任某副县长的遗孀,虽然人不在了,但余威尚存,也是他不敢惹的角色。

不敢去寺院捣乱了,就到处告黑状。当面说完后,他又不停地给我发短信控诉,我也只是一删了事。这次见到觉华师父,听完事情的全过程,没想到那位瘦到几乎只剩一幅骨架的老人,在他的身体里竟然蕴藏着那么一种惊人的力量,拼却一生就是为了守住这一方道场,就是为了将道场交给另一位僧人。

我想,老师父混沌、衰朽的状态或许只是一种示现,他的坚守,表面上是对寺院的坚守,实质上是对佛法明灯的坚守。在历史的长河中,佛法的明灯,随着时节因缘的变化,时而照天照地,时而只能残留一灯如豆。可是,哪怕只有这如豆之火的坚守,终究可以灯灯相传。

无尽灯者,譬如一灯然百千灯,冥者皆明,明终不尽……夫一菩萨开导百千众生,令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於其道意,亦不灭尽,随所说法,而自增益一切善法。是名无尽灯也。

——《佛说维摩诘经·菩萨品》

在尽显寺院富贵气象的厦门佛事展上,回想起秦岭南边那座破旧的古寺,想起那个坚守寺院的老师父,真是百味杂陈、感慨万千。如果我们能够从住持佛法幢相、保存佛法火种的角度去理解那些坚守在大山中、乡村里的寺院与出家人,一切世俗的疑惑也就烟消云散了,也就能自然而然地升起护持边远贫困小寺院的挚诚之心。

来源   东林的佛唱


热点排行
·
2009-5-8
·
2009-5-13
·
2009-3-23
·
2009-5-3
·
2009-6-14
·
2009-3-26
 
合作邮箱:hezuo@sxfojiao.com   投稿邮箱:tougao@sxfojiao.com
电话:029-87771666 手机:13379000608  www.sxfojiao.com  QQ:651593878  46992894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海连寺 邮编:710000 Copyright©2006-2017 陕西佛教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07001343号
本站严禁发布邪教等违法信息,一经发现,立即报告公安机关!本站所有内容均为网友提供,仅代表发贴人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及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相关权利或触及法律法规,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