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flash代码——
——透明flash代码——
终南圣地  |   终南高僧  |   茅棚  |   终南文化  |   终南禅茶  |  
 
所在位置:终南山 >
深切缅怀一代世界文化伟人、法门领袖 玄奘圆寂1353周年

www.sxfojiao.com 发布时间:2017-3-4 文章来源:陕西佛教网 阅读:1676次 【字体:

   公元664年二月初五夜半,一代世界文化伟人、法门领袖玄奘在玉华山走完了他旷世辉煌的一生,实现了其“引慈云于西极,注法雨于东垂”的神圣使命,功德圆满喜驻兜率天宫。斯人已去,高山仰止。

  我们驻足在玄奘译经弘法、创宗圆寂的玉华山,深切缅怀其“与日月而同辉,与乾坤而永大”的煌煌伟业,共谋弘扬其“不忘初心、百折不挠、兼蓄包容、淡泊名利”的伟大精神,撸起袖子加油干,把玄奘为我们创造的优秀民族精神家园保护好、利用好,为中国梦的早日实现倾智助力,无负我们伟大的时代。

值此世界各地共同纪念玄奘之时,陕西玉华玄奘研究所特刊出系列文章,深切缅怀玄奘圆寂玉华山1353周年。

众所周知,玄奘法师是中国古代伟大的佛学家、哲学家、旅行家、翻译家,是中国古代文化圣贤和杰出的世界文化伟人。玄奘充满传奇色彩的经历和他“真诚向外国学习,勇于开拓的精神;历尽千难万险,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不慕荣利,造福人民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虔虔不懈,寻求真理,攀登学术高峰的精神;融汇教内教外各派的认同、宽容精神;作风踏实,计时分业的精神。”成为以“玄奘精神”为核心的中华民族人文精神的代表。

一、人文精神是一种历史精神。

人文精神是在历史当中产生,具有鲜明的历史性特征,在一定历史阶段成为社会思想信念和文化准则的倡导者。中华民族人文精神的形成伴随着历史的发展和进步经历了漫长的过程,从传说时代的“盘古开天”、“女娲补天”、“精卫填海”、 “后羿射日”,到西周时期《周易》所载的“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所有这些,无不充满着积极向上、百折不挠的民族精神。

春秋战国时代,诸子百家空前繁荣,孔子、老子、庄子、孟子、墨子、韩非子等各领风骚,奠定了早期中国知识阶层(“士”)的风骨。孔子讲“吾日三省吾身”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行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孟子》云“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种善于学习、勤于实践的普世精神,就是早期中华民族人文精神的体现。儒、道思想以及《论语》、《老子》等著作,作为儒家、道家学派的主要经典,是中国古代最重要的思想文化元典之一。千百年来,其精神智慧、思想概念已经渗透到无数代人的头脑里和行为中,深入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气质、内涵、特征等方面。成为中华民族人文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

忠勇果敢,光明磊落的品质,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民风,则体现了中国民间人士的人文精神。专诸、聂政的故事,说明早年中国人舍生取义的侠肝义胆。赵氏孤儿、管鲍之交,反映了中国人的耿耿忠烈。“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荆珂刺秦王,易水河畔樊于期自刎头颅为其饯行的壮举、田横五百壮士的集体自杀报主,都表达了中国人不畏强暴,杀身成仁的民族血性。张良,一介文弱书生竟敢在博浪沙行刺秦始皇,说明儒生的坚毅和刚强。张骞两闯西域,班超投笔从戎,深入西域,开疆扩土直达中亚,英雄的开拓大大超越了今天新疆的版图。卫青、霍去病北击匈奴,封狼居胥,以“汉兵奋迅如霹雳”的打击力度,实践了汉武帝“敢犯天汉者,虽远必铢”的战略威慑;追杀匈奴逃往欧洲,改写了世界历史。大汉使节苏武,曾被战败的匈奴扣押在茫茫雪原的地窖内,但他威武不屈,十九年不改汉节;在冰天雪地中以羊毛草根甚至于靠掘田鼠就着冰雪充饥,每天仍持旌节遥望南方为祖国祈祷---- 这就是中国原创文明中血性男儿的代表,类似的英雄豪杰不可胜数。即使女子也不甘落伍,从我国第一位能征善战的女元帅妇好,到“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的花木兰替父从军;从隋唐女将樊梨花,到北宋佘太君和穆桂英上阵杀敌,巾帼不让须眉的故事比比皆是。

汉唐时期,中华民族进入了大一统的封建时代,社会经济空前繁荣,人文环境相对宽松,民族精神得到进一步的凝聚和升华。华夏汉唐时期激越高亢的民族精神,撼动山河,生龙活虎般的朝气震动寰宇,形成了以高度的物质文明为依托的高度的精神文明。

积极向上,百折不饶,忠勇果敢,光明磊落,勤于实践,善于学习,热爱祖国,勇于奉献的精神,伴随着中华历史的发展,成为中华民族人文精神的主要内容。而初唐时期远迈西域,求取真经的玄奘,正集中体现和代表了这一人文精神。

二、人文精神是一种民族精神

人文精神体现为民族灵魂的再造。玄奘法师的西行求法和中土弘法,印度辨经和回返大唐,无不充满了果敢的献身精神和深厚的民族情感。

十三岁时,玄奘就立下了“远绍如来,近光遗法”的宏图大志,为了佛教事业,他百折不回,万难不惧,在西行求法的征程中“九死一生”,他“宁可就西而死,决不东归求生”的坚强信念,支撑着他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度过了八百里莫贺延碛大沙漠。面对着石磐陀的钢刀,他毫不动摇;面对着高昌王麴文泰的威胁利诱,他丝毫不为所动。也许,相比于取经路上的道途艰难,沙海横阻,更为艰难的是,对于我们常人来说难以抵御的利禄之诱。在高昌国,国王麴文泰愿“终生供养”,并令全国人民皆为法师弟子,修习大法。希望法师体察自己的敬慕之心,不要再以西行求法为念。并以不允则遣送法师回国相威胁。但玄奘不为所动,表示“我此行为求大法,现在被大王所阻拦。我的身体可以被留在这里,但我的心大王是留不住的。”并最终取得国王的谅解和全力支持,得以顺利地继续西行。在留学印度多年之后,戒日王和鸠摩罗王许以“法王宝座”,请求其留在印度弘扬佛法,而玄奘意志坚定,他禀告戒日王,中土离此十分遥远,佛法传译不周,支离破碎,因此贫僧发愿前来求取大法,访殊探微,所幸今天能够如愿以偿,都是由于故国有许多贤德之士竭诚思渴所致,因此贫僧不敢须臾懈怠。佛经有云:“障人法者,当代代无眼。”如果大王一定要将玄奘留住,中土芸芸众生就会失去知法之利,诸位大王说不定还会遭受无眼的报应。表现出玄奘法师拳拳的爱国之心。

而回国后太宗皇帝两次面邀玄奘“脱佛还俗”,与自己共谋朝政,这位深知“不依国主,则法事不立”的大师,居然能以善言婉辞坚决的予以拒绝,真正做到了富贵不淫,威武不屈,贫贱不移。

玄奘法师在印度进行的最大一次辨经活动,是“曲女盛会”。有五印度十八国国王以及懂得大、小乘的佛教僧侣三千余人、婆罗门及“尼乾外道”二千余人来到会场,那烂陀寺也派出千余人。这些都是博蕴文义,富有辩才的知名之士。而远近前来观礼的人,更是人山人海。会上的象、舆、幢、幡,峨峨围绕,宛若云兴雾涌,充塞数十里间,盛况可想而知。

戒日王恭请玄奘法师为论主,宏阐大乘教义。

玄奘法师升上富丽堂皇的论坛宝座,称扬大乘论义。会上,玄奘提出了文简意精的《真唯识量》一偈:

“真故,极成色,定不离眼识;自许初三摄,眼所不摄故;如眼识。”

并将《制恶见论》作为辩论主题,由那烂陀寺明贤法师读示大众。另写一本,悬于会场门外,并按照当地的辩论习俗声明:“若其间有一字无理能破难者,请斩首相谢。”“竟十八日,无敢论者”。体现出玄奘高超的学识和立论的自信,表现出玄奘维护唯识理论的坚定信念和无所畏惧的坚贞气节

三、人文精神是一种文化精神

人文精神由人类优秀文化积淀、凝聚、孕育而成,它包含着信念、理想、人格和道德等鲜明的精神品格,是人类文化最根本的精神。文化是人文精神不可缺少的营养要素,人文精神又是精神文化的具体表现。在社会发展的早期,文化(文字)是极少数人能够掌握的象征符号,知识分子因而具有了记录历史,解释世界的神圣使命,他们逐渐形成了关心、解释世界的“基因”,由于对现实世界的不满足,知识分子总是希望按照理性和自己的理想改造和改良社会,从而形成了一种理性和批判性的态度。因此,他们被形象的认同为社会的良心,成为社会的“生命优化基因”,他们对趋于陈腐病变的社会基因具有先天的战斗性,从而使社会的进步,历史的发展得以延续。玄奘法师不仅是一位伟大的佛学家、旅行家,翻译家,他是“知识分子精神”这种“社会生命优化基因”的承载着。他在中华文明的制高点——盛唐,为后世学人打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基因标记”,竖起了一面高高飘扬的旗帜。后世的知识分子在社会陈腐病变需要清理时,能够看到前方的旗帜和前人留下的足迹,从而倍增前进的勇气和智慧。因此,鲁迅先生说,玄奘与所有那些“埋头苦干的人、拼命硬干的人、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求法的人”,都是“中国的脊梁”。正因为如此,玄奘才在中华五千年的文化历史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四、人文精神是一种实践精神。

玄奘的一生。是不断学习、坚持实践的一生。他以自己的阅历印证了“实践出真知”这一永恒的话题。

隋末天下大乱,东都洛阳成为祸乱的中心地带。到处是残垣断壁,十室九空,饿殍遍野,民不聊生,百姓幸存的不足十分之一,佛教寺院赖以生存的物质条件已不复存在。在这种情况下,玄奘与哥哥商量,一起离开父母桑梓之地的洛阳,前往新建立的大唐王朝的都城——长安。从此开始了自己“学而时习之”的艰难历程。唐武德元年冬,玄奘同哥哥长捷经子午谷穿越秦岭来到汉中,适逢流寓于此的空、景二位高僧。玄奘在洛阳时曾听两位法师的讲习,今日师徒相见格外高兴,于是停止行程,向两位法师学习经论一个多月。后来他们师徒相随由剑阁入蜀来到成都,居于多宝寺。玄奘在此受具足戒,成为一名真正的僧人。武德五年后,唐王朝的政权已基本稳定。朝廷建立了“十大德”制度,并在京城长安修建了会昌、胜业、慈悲、证果尼等大寺院。各地高僧陆续赶往长安。玄奘也希望能赴京深造。他以“学贵经远,义重疏通”为辞恳劝兄长与自己一起赴京游学,但他的哥哥长捷已经厌倦了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生活,不愿再离开生活安逸的成都。由于哥哥的阻拦北上长安未能如愿。玄奘听说精通《成实论》的道深法师在赵地(河北赵县)设坛讲学,于是再也不顾哥哥的反对,于武德六年初春的一个早晨,给哥哥留下一封书信,带好度牒,独自一人搭顺船前往赵地,继续他的求学历程。冬末,玄奘辞别僧俗信众,泛舟东下,游历扬州、吴郡和会稽等地。数月之后,玄奘北上相州,师从大德慧休学习《杂心论》。武德七年深秋,玄奘北上赵州,于当年初冬来到观音院,造访道深法师,学习《成实论》。第二年秋天,玄奘与道深法师依依惜别,朝着向往已久的京城长安进发。十多年来,玄奘背三河而入秦中,步三蜀而抵吴、会,周游燕、赵之地,历览鲁、卫之邦,遍访名师、博览众经,系统学习了《涅磐》、《摄论》、《毗昙》、《成实》、《俱舍》等经论。他详考其义、验之圣典,深感佛教南北各派学说林立,分歧严重,不知所从。为了解除心中所惑,于是萌发了西游之意,决定到佛教的发源地印度去探询佛学的真谛。

玄奘的万里孤征,无疑是他践行佛法教义,探求像教奥秘的一次重要的实践活动,他所行经的八百里莫贺延碛大沙漠,古称沙河,是通往天竺的必经之地。黄沙漫漫,寸草难寻,四周是死一样的沉寂。“夜则鬼魅萤火,烂若繁星;昼则飞沙走石,酷热难当。”环境的恶劣非常人可以想象。玄奘凭着坚定的意志,靠着老胡人送的那匹老马,踏着一堆堆骸骨和驼马的粪便,艰难前行,没有坚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恐怕早已葬身大漠了,西行求法的大业也无法完成。

完成那烂陀寺学业之后的一天,玄奘辞别了戒贤法师,开始了他的南巡之旅。他首先来到迦布德迦寺(鸽园寺)。山中庙宇相连成片,在最中间的精舍里供奉着一尊檀木雕刻的观自在菩萨像。菩萨手握莲花,头顶一尊化佛,非常威严庄重。传说只有那些极其心诚的人才能够见到菩萨的真身,在一片明光异彩里威风凛凛地从檀像中化出,慰谕有加,允其所愿。故而每天来这里烧香求愿的人络绎不绝。为了保护菩萨像,僧人在像的四周竖起了栅栏,凡前来礼拜菩萨像的人都要在栅栏外行礼,所携花鬘也只能站在栅栏外抛向菩萨。若是花鬘能挂住菩萨像的手或臂上者,便会吉祥,其愿望就会实现

玄奘买来鲜花穿成三个花鬘,带着一肚子的愿望来到菩萨像前。他至诚赞礼:“大慈大悲的菩萨!弟子玄奘自东土前来求法,今发三愿:愿在印度学毕还归本国时,平平安安,无灾无难。若平安回国,愿此花挂在菩萨的手上!”说完他将花鬘用力抛出,果真套在了观自在菩萨的手上。守卫精舍的僧人和众多前来礼拜菩萨的人们弹指鸣足,表示祝贺。

“第二,弟子勤修福慧,愿能往生睹史多天宫,侍奉慈氏菩萨。若能遂愿,愿此花挂在菩萨的双臂上。”说着抛出了第二个花鬟,正好挂在了菩萨的肩膀上。

“第三,圣教称众生界中有一分无佛性者,玄奘自疑,不知自己有无佛性。若弟子有佛性,修行可以成佛,第三个花鬘就落在菩萨的脖颈上!” 玄奘至诚叩拜后,将第三个花鬘抛出,正好落在了菩萨的脖子上。

僧众人等目睹这一场面无不赞叹,皆说象这样连发三愿都能得愿的人还从未遇到过。大家纷纷向玄奘表示祝贺,说他将来一定能够成佛成道。这次测试,是玄奘关于自己是否有佛性的一次关键性的验证,也是他关于佛性理论的一次成功的实践。

玄奘法师用自己的脚步丈量了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世界文明古国之间的距离;用智慧和汗水谱写了中印文化交流史上新的篇章;用宽广的胸襟和渊深的知识汇通了佛教广博精深的理论,消弭了佛教大、小乘教派之间的争论;以圆融会通的理念为佛教在唐初争取到应有的地位;在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史上留下了厚重的一笔。他的宗教实践活动,始终伴随着他光辉而灿烂的一生。

五、人文精神是一种创新精神。

人文精神通过对现实社会不断地反思、批判和超越,构建一个理想的精神世界,因此,它本能地具备一种创新精神,追求新的发展。

玄奘法师在印度的游学经历,不仅是学习和吸收,更有对佛教教义的创新和发展。

玄奘应邀到东印度迦摩缕波国讲经,到达该国时,鸠摩罗王亲自出迎,看到玄奘举止轩昂,谈吐清雅,非常欢喜,群臣迎拜,无不赞叹。玄奘为鸠摩罗王讲经说法广破邪徒,并为其讲述诸佛法功德,撰写了《三身论》三百颂。三身指佛的法身、报身、化身。佛的法身性相常然,真如平等,身土无碍,遍一切处;报身诸惑净尽,众德悉圆,内以智光照真如界,外以身光照应大机;化身随机普现,说法利生。鸠摩罗王听闻真经,顶礼皈依。《三身论》就是玄奘对佛法教义的发展和创新。

为了反击小乘教徒的《破大乘论》。玄奘法师专门找来该论,了解它的根本见解,然后找出它的谬点,申明大乘教义破之,著成梵文《制恶见论》一千六百颂。(梵文著作已失传)。写成之后,先呈戒贤法师过目,又请寺内诸大德指教,然后宣示于众。众大德无不叹赏。都认为这是一部具有真知灼见,足以攻破任何谬见邪说的鸿篇巨制。它全面的反驳了正量部的诘难,挽救了唯识宗的所缘带相说,还完善和发展了瑜伽宗的唯识学理论。

《制恶见论》被誉为“制十八部小乘,破九十五种外道”的著名经论,使得小乘学者无言以对。这一立论也是玄奘对佛教理论的创新。

中观学派清辩论师的弟子师子光,以《中观论》和《百论》为依据对“瑜伽”学说进行批驳。玄奘融合了“中观”和“瑜伽”的学说,博采众家之长,兼收并蓄,融会贯通以往学识,自成一家之言,用梵文撰写了一篇三千颂的《会宗论》给予答复,妙语珠玑,尽释其惑,博得了僧众的赞叹。并使师子光叹服,重回那烂陀寺,两人重新和好如初。

六、人文精神是一种时代精神。

人文精神具有一种鲜明的时代特征,它热切关注社会现实人生问题,关注人生的生存意义和价值,同时有利于佛教本身的发展,体现着一种时代的文化性格,表达着一代人文活动价值理想追求的时代特征。玄奘生活的时代,中国的封建王朝正在走向鼎盛,伴随着经济的发展,文化的繁荣,佛教风靡于整个社会,渗透到各个领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但是,李唐王朝从定鼎长安,即奉道教为国教,对其大力扶持,并专门对于三教的位次,由国家进行排名,用行政的手段提高道教的地位。而对于佛教,则不时采取限制、削弱的措施。如唐高祖发布的《沙汰僧道诏》,太宗时期颁布的《道士、女冠在僧尼之上诏》,以及高宗时期颁布的《僧尼不得受父母及尊长礼拜诏》、《令僧尼致拜父母诏》、《僧尼等依俗法诏》,均是对佛教的限制。玄奘法师运用自己的智慧,借佛经翻译之际,极力提高佛教的地位,扩大佛教的影响。法师所译的《瑜伽师地论》等译文中,关于《佛为出爱王所说经》一节,借佛之口,对国王的“过失”、“功德”做了大段的描述,提出国王的十种过失、十种功德;又提出国王的五衰损门、五方便门,目的在于劝诫国王力行功德而避免过失、广行方便而对治衰损,都是为了爱护人民,净化国土。他将此论单独提出,并冠以《王法正理论》。在撰著《大唐西域记》时,借言地理风土人情,极力介绍佛教;在西域和回国之后,都曾宣讲《仁王护国经》,力图使国家的最高统治者护法行仁,使人民安宁,不受灾难痛苦。唐高宗时期,国家颁布《僧尼等依俗法》法令,对佛教及僧人的权益造成极大的损害。玄奘法师积极上疏,终于使这一法令停废。玄奘法师以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审时度势,为佛教争取到应有的地位,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玄奘法师人格的真正魅力,就在于他做人的“脊梁”精神。玄奘精神的核心,就是“脊梁精神”、“奉献精神”,而这也正是中华民族人文精神的核心和代表。


热点排行
·
2009-5-8
·
2009-5-13
·
2009-3-23
·
2009-5-3
·
2009-6-14
·
2009-3-26
 
合作邮箱:hezuo@sxfojiao.com   投稿邮箱:tougao@sxfojiao.com
电话:029-87771666 手机:13379000608  www.sxfojiao.com  QQ:651593878  46992894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海连寺 邮编:710000 Copyright©2006-2017 陕西佛教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07001343号
本站严禁发布邪教等违法信息,一经发现,立即报告公安机关!本站所有内容均为网友提供,仅代表发贴人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及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相关权利或触及法律法规,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