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flash代码——
——透明flash代码——
历代高僧  |   近代高僧  |   陕西贤德  |   古今僧尼介绍  |  
 
他是留学生中的佼佼者,为何没有得到学位

www.sxfojiao.com 发布时间:2019-3-10 文章来源:陕西佛教网 阅读:2462次 【字体:

  李仪祉先生曾两度留学德国。学成归国,才成就了他自幼树立的郑白宏愿。
说起中国人出国留学,时到清道光二十七(公元1847)年。广东香山人(今珠海一地)容闳,非常了不起地开创了中国留学教育之先河。
1847年,19岁的容闳,经过三个多月海上之旅到达美国,就读耶鲁大学,成为中国留学史上第一个留学生。
容闳1854 年毕业后于第二年回到了中国,先后担任香港英府高等审判厅翻译、上海英商丝茶公司书记。
容闳后来加入了美国国籍,但他依然热爱中国。容闳认为,如果国家每年都向海外派遣一定数量的留学生,坚持 100 年,中国现代化建设所需要的人才就不会匮乏,古老的旧中国就可以慢慢地变为像美国那样强大的新中国。
为了说服清政府向美国派遣留学生,他不辞劳累奔走呼号在中国经过日以继夜的 18 年的艰辛努力,终得结果,其后才在曾国藩、李鸿章的同意和帮助下,于 1872 年到 1875 年间,容闳分别率领 120 名 10 至15 岁的幼童到美国求学,这可视为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代公派留学生。
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后,国内有识之士面对赔款之巨、国弱民穷的窘境开始深思,认为要使祖国强大,必须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派遣留学生到国外学习。
光绪年间,清政府派遣出去的留学生逐渐增多,即使在北洋政府时期和民国初年,这一阶段政局动荡、战事不断,但留学教育依然在困境中不断地发展。

辛亥革命后出现军阀混战的黑暗局面,迫使许多爱国知识分子思考中国的出路和命运。当时出国留学就是途径之一。
20世纪初,中国留学生规模每年大约一、二百人,主要集中在欧洲诸国,留学生大多数学成归国都能尽忠竭诚报效祖国,成为中国现代科学和民主政治的开拓者。
1909年,李仪祉从京师大学堂毕业,他放弃仕途毅然回到陕西。同年7月,李仪祉受西潼铁路筹备处派遣,用庚子赔款前往德国柏林工业大学土木工程科,攻读铁路和水利专业。
柏林是德国一座大城市,也是欧洲的重要国际交通枢纽之一。当时欧洲的资本主义工商业发展迅速,柏林也成为欧洲的国际贸易中心之一。柏林市区车水马龙十分繁华,到处是形态各异的古老建筑。
这些建筑,在那广袤无垠的蓝天下,犹如山峰兀立,恰似峡谷般的纵横街道错落有致,并有下到深处的通道。街道两旁,有两行修建整齐的菩提树,绿色卵型的树叶,扁圆紫色的果实,点缀着满城秋色。
在初到此地的李仪祉看来,柏林格外显得意境幽深。就是在这座幽静、神秘的城市里,李仪祉开始了他的国外留学生活。不长一段时间后,柏林工业大学土木工程系的许多教师对李仪祉这位来自东方、勤奋好学的年轻人刮目相看,因为他在各科学习中,成绩总是名列第一。
有人或许会认为李仪祉是个典型的理工科专家,一心都在水利工程上,有些文章报道也说李仪祉在德国时所有时间全用来钻研学习专业知识。
其实,李仪祉珍惜时间、勤奋读书确实有口皆碑,但他绝不是个书呆子。用功学习之外,他最喜欢的是参观和旅行。凡柏林的宫殿、寺观、博物馆、美术院他都游学遍了。
在学习间隙,他经常独自躺在近郊空旷的树林草地上高声诵读古诗,王维的《杂诗》、袁凯的《京师得家书》、张籍的《秋思》、白居易的《邯郸至夜思亲》、赵嘏的《长安晚秋》。
这些诗词大都是羁旅之作、怀乡之篇,藉以抒发游子的思乡之情。
有时,李仪祉觅不得伴也常以独游获知为乐,并且觉得独自游览胜于同许多人一起游玩,寂寞之中且有天然的景象与之为伴。
星期日,他常携带一本书到树林中看书休闲。一次午休醒来信口吟曰:“一卷相随势不孤,林中偃卧鸟相呼。醒来神识忽颠倒,误认青天作碧湖”。自得其乐。
当时在校学生成立了各种学生会,很多学会的宗旨都与啤酒、舞剑、比斗有关,李仪祉在这些方面绝无丝毫兴趣,倒是基督教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并不是要加入基督教,只是想把此教作为一种知识来了解,于是有时也去参加基督教学生的聚会。
一次,李仪祉在听基督教义宣讲,身旁的一名德国学生自我介绍说他叫力闵脱(音译),并问李仪祉什么时候受的洗礼。李仪祉率直地说他不信基督,只是来听听。一听这话,力闵脱顿时流露出不屑眼神。
李仪祉知道,在这些洋人眼里,不信教就会被视为野蛮人。中国是佛教大国,李仪祉原本不信佛教,他却故意说他不信基督却相信佛。
力闵脱便竭力劝导李仪祉弃佛而改信基督教,并说“佛以寂灭为主,引人入不幸”。
李仪祉一听顿时恃才使气,张口反驳道:耶和华以求福为主,贪妄之念由此而生。所求一旦而获,则自幸而人不幸;所求毫无所获,则自更不幸。佛说,无幸无不幸。所以由人而言其之幸不幸。耶和华为神教,道亦多为神教,佛则为无神教。只有无其神,方能洞其大并超脱一切而包容万物。
这一高论,反驳得力闵脱哑口无言。
李仪祉在德国写给他的胞兄李约祉的家书中,详细叙述与之辩二教优劣之过程,最后写道:“弟本非佛教,胡以佛教应?缘近世民贼,动据孔说以谄上虐下,弟不屑与为伍。中国危亡之机尽人皆知,而近曰其视若不可终日”云云。
德国Breslan人Mark·graff等提倡佛学,并办有杂志《佛教世界》(die Buddhistischewelt),李仪祉为其杂志写了数篇文章:诸如《涅槃解》《耶、佛是非之辩》等,并翻译了Mark graff的《佛学问答》,并在此刊物上发表了一首自己创作的新诗《新闺怨》,趁此机会,旨在给异国外族介绍、宣传中国文化。
那时,中国留学生中有许多人留着辫子,这在欧洲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所以经常受到外国学生嘲笑。一次圣诞节前在朋友的聚会上,李仪祉邻座的德国人Dr·Moll很不友好地说,“李先生,中国人都有帽根,怎么你没有呢?对此,李置之不理。Dr·Moll觉得无趣,讪讪地说,我给你唱一首你们中国人爱听的歌:
Ching chong chingchang china mamm

Isl cin armcv Tropf

Jedes jcder Mann

Fassf seinencigenen yaph
这是一首德人侮慢中国人的歌曲,李仪祉不禁勃然大怒道:“你给我滚开”。
回到宿舍,李仪祉越想越气:羞辱他个人事小,侮辱国人事大,于是第二天,找介绍Dr·Moll与他认识的Münter去说话,提出要和Dr·Moll进行决斗,以此来维护国人尊严。
Münter急忙劝解说:“我来替你们调解,令他收回那首歌、那些轻薄话。”过了几天果然Münter带着Dr.Moll前来,给李仪祉说了许多赔罪道歉的话。
  ③ 
将来西安也要修地铁 

 你们不信,我信 
李仪祉不仅自己刻苦学习,看到同去的学生在学习上遇到困难,总是主动热情相帮。
有个同学陈之达,学习非常吃力,虽然其一直也很努力,但似乎学习不得其法,学习成绩一直下滑,致使陈一度精神萎靡,甚至想中途放弃学业回国。
李仪祉劝导、安慰陈并极为热心地帮助他补习功课,一度放弃假期旅游计划来鼎力相助陈提高学习成绩。
在二人的共同发愤努力之下,陈之达终于赶上了学习进度,陈为此对李十分感激。
德国学校很重视参观实习,留学期间,李仪祉和同学们参观了德国、波兰、希腊等多处石矿、石灰厂、马路及地下通水管道、铁路、水电站、地下电车等,并在一些地方实习。
在参观地铁时,同学们看到地下铁路发出惊诧叹声,李仪祉在感叹惊羡的同时对同学说:“将来咱们中国的北平、上海、西安也要修地下铁路,你们不信?唉!反正我信。”
有一次假期,李仪祉和同学到柏林附近的巨人山水电站参观。他们每天徒步六七十里山路,遍走库区,详实地参观、考察了水库的建筑特点和水电站的各项设施。
望着这座现代化的水利工程,李仪祉感慨万千:中国有着长江黄河,家乡有着渭河、洛河,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把这些丰富的水资源加以利用为民造福呢?
联想起家乡井枯窖干的情景和父老乡亲求神盼雨的愁容,李仪祉迫切感到了身上肩负的重任。他废寝忘食地学习,立志将来让中国“铁路运输四通八达,水利工程遍布全国”!
李仪祉也对艺术有着强烈的爱好,他在德国留学时很是感慨:见到别的国家留学生大都在学德国的音乐和医学,而中国的留德学生不是学陆军就是学机器,以前没有人学习这两门专业。
音乐,是代表着西方文明之一,所以当听到中国第一个学音乐的留学生萧友梅来到德国,李仪祉异常兴奋,觉得萧友梅很为国家撑体面,亟不可待地利用休息时间专门前去拜访结识萧友梅,他们谈论中国的文化艺术,谈论欧洲的音乐,相互切磋,人也投缘话很投机,以至后来成了好朋友。
萧友梅也是一位奋进青年,他一心要为国争光,学习十分刻苦,整天闭门练琴,很少外出,不久便成为出类拔萃的留学生。
李仪祉为之深感骄傲,他认为萧友梅不仅为日后发展祖国的音乐事业开创了道路,更重要的是为中国人争了气!
有一次,李仪祉专程由柏林赴莱比锡参观一个建筑工程博览会,相邀在当地的萧友梅一起参观。
博览会规模很大,里面分铁道、桥梁、水工、电工、城市、卫生、工程设计、建筑材料等等,而且还有很多工业发明、科技成果、各种工程模型、标本、照片等,李仪祉看得如痴如醉,他对每件展品进行了详尽的了解,并对他感兴趣的内容详细地做了摘录说明。
他在展室一待就是一整天,以至流连忘返,一连看了好几天。
这次参观令李仪祉眼界大开,兴奋不已获益不浅。期间,还和萧友梅参观了莱城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并购买了自己心仪已久的艺术品。

李仪祉在德购买的艺术品,现存杭州中国水利博物馆

在德国柏林工业大学土毕业前,李仪祉被分配到一个铁路局实习。
实践项目是设计修建一处铁路工程,这也是李仪祉将理论付诸实践的初次尝试。
这个工程设计牵扯到铁路、公路、桥梁、设备等综合专业知识,甚至也要考虑到气象等自然因素,李仪祉将全部身心都投入到这项工程设计上了。
他为获得一个精确的数据颇费心思,常常和工程人员实地勘测,最终完成了受到当地工程技术人员交口称赞的工程设计方案和图纸,此方案不久便开始实施。
此前李仪祉在柏林工大早有名气,通过毕业设计他的名气倍增、声名远播,他以品学兼优而赢得了大多数教授与学者的赞赏。在他毕业前夕,柏林东方学院与李仪祉签订了合同,聘请他去德国东方学院教授中国文学。
  ④ 

 他的绰号是「晚安先生」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了,这一革命消息迅速传遍了世界。远在德国的李仪祉得知了这一消息,他倦鸟知还“既念祖国之危,复思家门之难。”毅然决定离开优越的学习环境、拒绝了东方学院优厚的待遇,并放弃了毕业考试的机会,随身携带一支在德国买的左轮手枪和一些子弹以及简单的行李,便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归国征途。
辛亥之后的情形世人皆知。1913年,李仪祉陪同陕西省水利局局长郭希仁前往欧洲
 他们途经苏联的西伯利亚,一路考察了德国、法国、比利时、荷兰、英国、瑞典等国,参观了诸多的大中型水利工程。当他们看到欧洲各国先进的水利设施,想到国内屡遭旱、涝灾害的惨景,深感发展中国水利之急迫。考察后,李没有和郭一起回国,而是直接进入德国丹泽工程大学专攻水利专业。
第二次的德国留学,李仪祉学习用功程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痴迷境地,看起书来就会忘记一切。此后的两年多在德学习期间,他没有休过假期,更没有外出旅游,一心扑在学习上。
他上课专心听讲,一下课便一头钻进绘图室、图书馆,而且一待就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
每天晚上,李仪祉在图书馆如饥似渴地研究当时欧洲的水利工程、建筑设计等学科的最新进展,潜心致力地学习地质、水文、测量和工程预算。他所学习、所研究的学问不知早已超过了课堂上所教授知识的多少倍。
图书馆的管理人员经常发现这位从中国来的留学生如此勤奋好学,都感到由衷钦佩,而且看到他每天总是看书看到阅览室的教师和学生都早已离开多时直至要关门了,他还在伏案阅读。
偌大空旷的阅览室,只有李仪祉一人还在聚精会神阅读的身影,管理员不忍心上前告知他要关门了,但过了许久,见他还没有要离开的举动,管理员只得走到李仪祉身边,非常恭敬地说道:“晚安,先生。”
李仪祉这才突然醒悟过来,不好意思地说,抱歉,又辛苦你们了。这种场景,这样的对话,每天都在图书馆阅览室上演。
以至后来,李仪祉升到高年级第一次去他的导师处报名学习时,还没等李仪祉自我介绍,导师恩格尔斯就笑容可掬地说:“你好!‘晚安先生’”。
随着学业的深入,导师恩格尔斯对李仪祉的远见卓识的思想、宽广胸怀的气度、博览群书的学识、锲而不舍的追求、一心爱国的精神所深深地感动,他对这位多年罕见、极为优秀的学生则刮目相看,尽其所能倾情竭力地培养着李仪祉,按照他的话讲,李仪祉像一硕大海绵,尽情吸收着他的学识之精华,在他看来此君将来前程无量,对人类必定有所贡献。
恩格尔斯(1854~1945),近代国际河工界权威之一,当时已经是国际上很有声望的水利专家,是他开辟了河工模型试验之先河。
难能可贵的是恩格尔斯30余年孜孜不倦地把研究中国为害最烈的黄河作为他的主攻目标之一,他在国际上出版发行了《制驭黄河论》一书,引起业界开始对中国水利的极大注目和研究,以至后来的美国人费礼门(1855~1932)、罗德民(1888~1974),德国人方修斯(1878~1936)、挪威人安立森(1885~?)等纷纷来到中国,并受聘于政府或进行有关水利之研究,或在高等学府进行教学。
就恩格尔斯以黄河为题和李仪祉经常交流探讨来看,今人定能想象出其对李仪祉有着何等的深刻影响。李仪祉经常同恩格尔斯一起探讨治理黄河要策,因恩氏没有来过中国,所研究的内容完全凭借资料,而多数时间导师总是询问有关治理黄河的设想,后来他们二人成为学术上的朋友。
 ⑤ 

 他学习那么优秀,为何没有学位 

李仪祉在学完所有的课程之后,虽然和第一次留德一样,学习成绩依然名列前茅但他却没有参加学位考试。
这一做法使当时许多师生都百思不得其解。
在国外留学的中国学生都说,许多人醉心于考一个学位,一些人为奔学位,在国外数次考试不过关而在国外一呆就是几年。
而李仪祉成绩超群,拿学位可以说是唾手可得,他却屡次放弃学位考试让人费解。
当一些师生问他时,李仪祉正经地回答说:“我不远万里到德国来求学,求的是学问,而不是学位。学位对我丝毫没有用处。而且我是公费学生,我们的钱都是老百姓给的,能省一文是一文,无论如何是不可浪费的。”
看到李仪祉脚踏实地不图虚名、认真探讨科学奥秘的钻研精神,看到他的学习成绩优异、毕业设计优秀并用到实践中去,看到他为公费坚持节省500马克而不参加学位考试,德国丹泽工程大学特别授予李仪祉一个荣誉称号:“特许工程师”。
李仪祉先生
那个时代,极少有人像李仪祉那样深刻的了解农业对中国人意味着什么。
他认为中国自古就是一个农业国家,他在所著的《重农救国策》中,提出一个令人难忘的观点,此论虽过极端,但由此可以看出其重要意义,即:“在历史上,中国过去伟大的领导人都是农业方面的行家,凡是重视农业的年代,社会就稳定繁荣……以后中国的元首应该称为农首,各省长官称为司农,国民应该成为常农(经常从事农业劳动)或者隙农(间隙从事农业劳动),军队要成为农军”。
李仪祉就是个不图虚名的人,在1915年学成回国后,他以自己宝贵的有生之年,尽心竭力、忘我治水、甘洒热血、全心全意地贡献给了最能够影响农业收成的中国水利事业。


热点排行
·
2007-4-8
·
2009-3-18
·
2009-3-18
·
2009-3-18
·
2012-8-28
·
2009-4-12
 
合作邮箱:hezuo@sxfojiao.com   投稿邮箱:tougao@sxfojiao.com
电话:029-87771666 手机:13379000608  www.sxfojiao.com  QQ:651593878  46992894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海连寺 邮编:710000 Copyright©2006-2017 陕西佛教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07001343号
本站严禁发布邪教等违法信息,一经发现,立即报告公安机关!本站所有内容均为网友提供,仅代表发贴人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及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相关权利或触及法律法规,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